《只是为了善:追寻中国建筑之魂》序
时间:2014-08-11 15:27  来源:未知   作者:admin   点击:

  焦毅强居士五年前与龙泉寺结缘,发心承担龙泉寺的建筑设计,因而跟他有很多机会的切磋。我出家至今一直跟寺庙建筑打交道,跟他交流起来也相当默契,感到他非常热爱中国建筑,对传统文化有着独到的体验。他贡献出宝贵的经验和智慧,更是为龙泉寺的古建增添了很多风采。几年来,他的发心、用心、操心,生动的体现在这本《只是为了善》当中,读起来令人动容,耐人久久回味。
  一座建筑就好比是一个人,盖楼的过程就如同人的一生。只有在持之以恒的努力中,才能尽享人生之乐。不到最后一刻,便不能一睹此生的壮丽不凡。我们每天都看到各种各样的建筑,就像是领略人生的百态。有的建筑鹤立鸡群,光彩夺目;有的建筑默默无闻,安守平庸;有的建筑金玉其外,败絮其中;有的建筑离群索居,孤芳自赏。
  每个人都有个“我”字,建筑也是如此。“有我”与“无我”出自佛教,作者用其讨论建筑,可谓别具匠心。建筑由人而建,为人而用,建筑的“我”其实就是来自设计者、建设者和拥有者的心念。在现代很多人看来,建筑是工具,是“我”的延伸,是欲望的满足,是个性的彰显。古人却不这么看,建筑所承载的是“道”,所体现的是“礼”,所服务的是“人”,“我”在其中得到消融、获得超越。古建不求造型的标新立异,而是为人搭出一个活动的空间,自己则退居幕后。古建群亦如同人群,看起来长相都差不多,不过各有各的职能,通过布置、搭配、组合产生了种种变化,达到的效果就是众缘和合。
  和合就是美,就是善,是净化人心的正能量。“和”即和平,和谐共处,平静无诤。“合”即合作,同心协力,作而成事。可见,和合有两方面的作用,首先是止善,让狂躁的内心安静下来。现代人的烦恼太多,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烦恼呢?烦恼就是人自己想出来,想偏了,想多了,内心不和就会躁动,正所谓庸人自扰。其次是作善,成就一切善法事业。众人拾柴火焰高,众人齐心力量大。有了“和”,再去谈“合”就比较容易。单单有“和”还不够,那就成了一潭死水,表面上一团和气,结果一事无成。所以,“合”也是非常必要的。
  寺庙亦称作丛林,意谓“草木繁盛而不乱”,也是一种和合的象征。寺庙大多盖在山林间,是人世间最接近自然的地方。自然跟人间不同,寺庙刚好处于人天之际。与喧闹的人间相比,自然是安静的,孔子说:“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?”自然是最好的修行道场,佛陀早年就在山林里苦行修道,日中一食,树下一宿,日复一日。相比之下,那些生活在红尘中大都市里的人们,只能在忙碌之暇,在人造土石堆砌出来的“丛林”里,仰望头上一线灰蒙蒙的天空。
  建筑矗立在人与自然之间。建筑到底是隔阂了两者、疏远了两者,抑或是结合了两者、沟通了两者呢?这看似一个哲学命题,却是每个建筑师应该有所深思的地方。评价建筑盖的好不好,可以通过三个层次:第一是使用性,可以由技术来解决。第二是观赏性,可以由艺术来解决。大多数人仅能到此为止。焦居士则是少数能够深入第三个层次的有心人,这就是生命性。建筑应是滋育生命、完善生命的场所,不是束缚生命、消磨生命的地方,因为生命是自然与人之间的最大共通性。古人认为,人的生命起源于自然,最终也还归于自然。佛教认为,人的生命是无限的,在自然中流转,与其他生命一视同仁。这些都跟西方文化差异绝大。西方人很早就认为,人的生命与自然无关,自然只是供人随意支配利用的玩偶。现在看来,这种生命观有着很大缺陷,造成了人与自然的紧张与对立,还有人对其他生命的漠视和残忍。
  《只是为了善》,善在哪里?善在生命,善在人心。希望所有阅读此书的读者,都能从作者的仁德与睿智中领悟到一份充实的收获。
  二零一二年冬至于北京龙泉寺